中财道战略与风控研究中心

7月来45只债券被下调评级 下半年2.75万亿债券到期     

7月来45只债券被下调评级 下半年2.75万亿债券到期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采编:中财园在线    时间:2016年8月6日                                                                      



违约事件此起彼伏,让评级机构如惊弓之鸟,近期多家评级机构对债券评级进行了下调。仅7月以来便有45只债券“触雷”,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下半年债券兑付高峰的来临,或许会有更多的债券出现违约。

债市的潘多拉魔盒已经被打开,今年上半年债市违约事件不断。截至目前,已经有24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本金达170.1亿元,相比去年全年增长了近5成。违约事件此起彼伏,让评级机构如惊弓之鸟,近期多家评级机构对债券评级进行了下调。仅7月以来便有45只债券“触雷”,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下半年债券兑付高峰的来临,或许会有更多的债券出现违约。

违约规模已达去年1.44倍

记者据同花顺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债券市场已经发生16家发行主体债券违约事件,涉及债券数量24只,涉及本金达到170.1亿元。而在去年全年,国内发生的债务融资工具违约涉及本金为118.3亿元。这意味着,今年以来发生的债务违约金额已经达到去年的1.44倍。

自2014年我国债券市场出现首单公开债券违约事件(“11超日债”) 以来,公募债券违约的潘多拉魔盒便被打开。至今共有44期债券(包括中小企业集合债和集合票据)相继暴露违约风险,涉及主体35家。债券违约主体已涵盖了民营企业、央企和地方国有企业,品种包括企业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和超短期融资券等,违约逐步趋于常态化。

违约事件接踵而至,评级机构对发行人主体信用等级的评价更加谨慎,对发行人主体信用等级下调更趋频繁。据同花顺统计,仅7月以来就有45只债券的评级被调低,创下年内单月新高。除了债券评级被下调之外,发行人的评级也出现较大的调整。据联合资信统计,今年以来,公募债券市场共有335家发行人评级发生调整,其中222家发行人评级被调升,113家发行人评级被调降,调升率和调降率分别为4.77%和2.43%,其中调升率为近三年的最低水平,调降率创下近三年的新高。

经济L型的背景下,被下调的公司中不乏一些知名企业,如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日前公告称,决定将山推股份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12山推MTN1”的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对于调降的原因,中诚信国际也关注到由于工程机械行业持续低迷,公司收入规模延续下降趋势,净利润呈现大幅亏损,毛利率下降明显,短期偿债压力持续增加,偿债能力弱化等因素对其经营和信用状况的影响。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日前公告称,决定将新汶矿业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将“14新矿MTN001”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A。大公国际表示,新汶矿业2015年以来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净利润持续亏损,亏损面扩大,资产负债率大幅提高且处于很高水平,短期内存在较大偿债压力,经营性净现金流波动较大,对债务及利息保障程度不稳定等不利因素。

从评级被调降的发行人来看,主要集中在景气度低迷、产能过剩现象严重的钢铁、有色金属、煤炭等行业,其中70%为国有企业发行人,而民营企业占比只有22.39%,不过民营企业的发债规模只占债券总规模的15%,从比例上来看,民营企业依然是债务违约的高危地带。

下半年近3万亿债券到期

此外,虽然有些债券的信用级别暂时还没有发生调整,但是被列入观察名单。同花顺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有64只债券和224个债券主体被列入观察名单,其中可能调低的数量为14只和64个,评级展望整体呈现悲观形势。

申万宏源近日的研报指出,下半年的债市并不乐观,“艰巨的产能出清即将开始,其间违约事件很可能加速暴露,对于信用风险的担忧情绪极可能造成信用债市场的大幅波动。而即将到来的年关就可能成为企业风险暴露的一个集中时点,提醒投资者警惕潜在的投资风险”。

上投摩根岁岁丰拟任基金经理唐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加大的环境下,避险模式驱动,会使资金向债券市场流动。但需要注意的是,债券市场投资与前几年相比已发生很大区别,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化,产能过剩行业等强周期性行业企业盈利能力不断下滑,经营压力和短期偿债压力进一步加大,债务违约的事件可能会进一步增多。虽然在低利率市场下部分信用债的风险补偿有所调整,但是仍难以补足,未来信用债的投资需要防范风险。“我们现在挑选债券,已经去评级和去类型化了,以前认为高评级或央企、国企的债务的信用较高,出现违约的概率低,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是这样。现在选券的标准和此前相比侧重点已有不同,如今更重要的是加强鉴别信用风险的能力。”

根据鹏元资信的统计数据,2016年下半年,先后有2727只信用债(不包括资产证券化)需要到期偿还(包括到期、提前兑付本金、回售),偿还金额2.75万亿元。其中到期债券2304只,占比84.5%,到期金额2.65万亿元,占偿还总量的96.2%;提前兑付本金债券418只,提前兑付本金1018.94亿元,回售债券5只,回售金额25.31亿元。兑付压力较大。其中8月和11月的偿还压力较大,分别是 4855.18亿元和4674.45亿元,同比增长34.6%和15.3%。从行业来看,煤炭开采和钢铁企业债券到期规模较大。下半年煤炭业债券到期122只,到期偿还金额2080亿元;钢铁行业债券到期67只,到期偿还金额1521.40亿元。

债务的集中到期无疑增加了企业还本付息的流动性压力。 大量的到期债券是否会让已经神经紧绷的债券市场再掀波澜,博时弘盈定开混合基金基金经理陈鹏扬认为出现超预期事件的可能性不大,他表示下半年债务违约的案例仍会出现,但是总体风险仍在可控范围内,不至于会引发系统性风险,整体会处于震荡格局当中。